桑榆暮景

放飞脑洞存地

“为什么不?”
阿尔弗雷德吸了吸鼻子,感觉十分委屈,蔚蓝色的眸子蒙上了一层水雾,王耀的拒绝让他伤心极了。
“你还小,阿尔弗,这不是喜欢。”
“不,王耀,这和我的年龄没有关系,你不能否认我对你的感情!”
王耀沉默了一瞬,唇角弯起一个浅浅的弧度。
“我很抱歉。”
“可是我对你没有喜欢。”

为什么现在抄袭那么多呢?电视剧、小说、音乐、综艺……
让人失望透顶。

【凹凸】

“情人送对方什么礼物才好?”
弗朗西斯嗤笑一声,“玫瑰花,还有什么能比这个经典呢?”
“为什么不从他的喜好入手呢,阿尔?”
“因为他对我的弟弟一无所知。”
王耀在“弟弟”二字加重了音,对于自己养大的孩子跟一个歪果仁走了的事情一直感到很不爽,他愤愤不平的把果盘放在了桌上,当然他控制住了力度。伊万笑眯眯的拿了一根香蕉,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。
阿尔弗雷德选择性的忽略掉王耀的话,转而去攻击弗朗西斯和亚瑟。
“有点新意好吗,大叔们?”
“那是你的恋人,又不是我的。”
“你这小子,哥哥真不知本田看中了你哪点。”
“哼。”
亚瑟用食指敲了敲酒杯,里面的液体已经被他喝光了,他打了个嗝,意识开始有些涣散。
注意到面色绯红的亚瑟,弗朗西斯惊叫出声:“谁给他喝的酒!”
“他自己拿的哦,万尼亚亲眼看到他从厨房拿出来的。”
“你怎么不阻止他!”
阿尔弗雷德和弗朗西斯似乎已经看见这位英/格/兰绅士发酒疯的场景了,他们不禁感到头大。伊万对此只是歪了歪头,一脸纯良无辜的说:“万尼亚可没有这种服务哦。”
“我回来了。”
本田菊从玄关处进来,看见王耀一把扛起亚瑟,轻轻松松的往房间走去。
“欢迎回来!”
一个金色头毛的大型生物飞扑而来,本田菊下意识的伸出手,就被抱了个满怀,紧紧的。
如果阿尔弗雷德有尾巴的话,大概此刻正摇摆着表达喜悦吧。
“他看起来像条狗。”
伊万与阿尔弗雷德之间结过梁子,所以他们没少掐架,然而他们关系有些奇怪,弗朗西斯曾撞见两人在一起喝酒。
“本田看起来像是驯兽师。”
两人不禁笑出声来,然而下一秒笑声戛然而止。阿尔弗雷德就这么当着他们的面,捧起本田的脸深情的吻了下去。
“我可以用魔法棒棒敲他们吗?”
“别打死就好。”

写的东西很烂,称不上文😭
但是、我喜欢他们啊。

想写国设x普设。
想写a o,汉堡味的和金钱味的😂

【金钱】超能者

两人大概就是那种,对彼此很有好感,友达以上恋人未满。

阿尔弗雷德是个异能者,尽管他更喜欢自称超能力者,当然这两者并无任何区别。他在小的时候就觉醒了超能力,在亚瑟柯克兰的帮助下慢慢学会掌握,十三岁的时候已经是运用自如了。直到十九岁,他加入了“异能者”的组织。
“从现在起,你们就是搭档了。”
阿尔弗雷德的搭档是个典型的东方人,黑发黑眸,有着张娃娃脸,还比他矮了个头。
如果不是事先看过对方的资料,阿尔弗雷德简直不敢相信,他的搭档年龄比他还大。
“你好,琼斯。”
东方人声音清冽,很符合他的气质,阿尔弗和他礼貌的握手。
自此,他们开启了一段友好的短暂的搭档时光。
“一个外表极具欺骗性的老狐狸。”
在一次任务的不欢而散后阿尔弗是这么咬牙切齿的和本田菊说的,本田菊有些无奈的笑了笑,看着阿尔弗气呼呼的向酒保又要了瓶可乐——酒保翻了个白眼。
“一个任性自我英雄主义的巨婴。”
坐在本田菊另一边的王耀晃了晃酒杯,听着冰块碰撞发出的声音。
“HERO已经成年了!”
右边的阿尔弗雷德拍桌而起,越过中间的本田菊去拽王耀的领子,王耀当然不会让他得逞,只是顺势抓住阿尔弗雷德的手,用力一拽。阿尔弗雷德趴在了本田菊怀里,手却被王耀紧紧拽着。
“走了,送你回家。”
王耀捧起阿尔弗雷德的头,对他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。
阿尔弗雷德打了个嗝,被王耀手拉着手带走了。本田菊仍旧坐在那里,看着他们的背影笑得意味深长。
第二天两人果然和好如初,一起坐在会议室内玩游戏。弗朗西斯看得啧啧称奇,用手指戳了戳身旁的伊万,彼此会心一笑。
王耀和阿尔只打了一关,就结束游戏了。原因是王耀作为个奶妈没有及时给阿尔弗奶上一口,阿尔弗的脆皮战士本来就血少,对面的boss一个技能战士就扑街了。
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。
就在两人差点发展成动手动脚的时候,亚瑟姗姗来迟,他看起来有些不太好,落座的时候还细声咳嗽了几下。
“生病了吗?”
弗朗西斯把手探过去,摸了摸亚瑟的额头,并无任何反常,于是他轻轻的捏了捏对方的脸,被一掌拍开了。
弗朗西斯摸着手背叫嚷着好疼、红了一片,伊万配合的安慰了下弗朗西斯。
“一点精神都没有,昨晚没睡好吗,亚瑟君?”
“同样都是老年人,好心奉劝你一句,不要修仙了。”
王耀动了动被搭档压着的胳膊,阿尔弗雷德的怪力真是不是一般人有的,不动真格的话他可能移不开这压在身上的大男孩。
虽然他并不讨厌,但公共场合还是要注意些的,所幸阿尔弗雷德收回了他的手脚,拿出了他最爱的食物扑向了亚瑟柯克兰。
“HERO这里有汉堡!我想你会需要的!”
阿尔弗雷德一直觉得汉堡可以治愈一切病痛,这个神奇的超能力者几乎没什么病痛,除了外伤导致的。
“谢谢你,阿尔。但我并不需要,如果可以,请给我杯红茶。”
王耀自觉的起身去泡红茶,作为亚瑟的茶友,他很有必要担当起帮忙泡茶的任务。他们一直在茶的方面很有话题,唔,不过现在得再加一个阿尔弗雷德。
“谢谢。”
亚瑟接过红茶,优雅的抿了一口。喝了茶后亚瑟总算精神些了,他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份资料,摊开在桌子上。
“c区出现一个异能者,就在八月二十五号那天,她用冰锥杀害了两名人类,昨晚又重伤了一个警/察。”
“她的能力是冰?”
“大概是的,资料搜集还不够完整。”
弗朗西斯拿起资料看了起来,阿尔弗凑了过去,然后惊叫了一声:“伊万,这不是你吗!”
资料上的图片是个奶白色的长发、紫水晶眸子的斯拉夫人,她和伊万长得十分相像。
“阿尔君,原来你不仅近视还瞎啊?”
“真是个美人啊,很符合哥哥的品味。”
“你身边不就有一个了吗。”
王耀拉开了准备闹事的阿尔伊万,阿尔弗雷德耸耸肩,向伊万做了个鬼脸。
伊万扬了扬手里的水管,做了个敲打的动作。意思是「敲爆你的脑袋哦★」
王耀对他们幼稚的行为感到无奈,一人塞了一个包子,顺手拍了拍他们的肩。
“我们要和谐友爱团结!”

“那么,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“OK!包在HERO身上!”
阿尔弗雷德双眼亮晶晶的,里面似乎有很多星星,真是漂亮的眼睛。
王耀跟着阿尔弗雷德上了车,坐在副驾驶上。
“不许使用异能,好好开车,安全驾——”
车子轰的一声飞了出去,速度极快,咻的一下就不见了。

【金钱】双面

等王耀赶到机场的时候,阿尔弗雷德正趴在行李箱上坠入甜美的梦乡,王耀快步走上前,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,对此阿尔弗雷德毫无知觉,他已经意识不清了。
“醒醒,阿尔。”
王耀推了推,见他仍旧毫无反应,正想发怒,却在看见他眼底下的乌青时怒气烟消云散。王耀只有无声的叹气,对年轻的恋人任性的作为感到深深地无奈,在触及恋人的脸时,心底却又泛起了一丝甜蜜。
在这个节骨眼里来,你是想什么呢。
阿尔弗是睡到自然醒的,一睁眼就看见王耀支着手坐在床边的书桌上,正百般无聊的翻看着书。
“醒了?”
阿尔弗打了个哈欠,睡眼惺忪的点点头,王耀把手探过来捏了捏他的脸,王耀的手凉凉的,要是在夏天,阿尔弗会十分乐意把脸贴过去,然而现下是冬天……阿尔弗转过头去,那只手又跟了过来。
“Don't touch me!”
王耀嗤笑一声,被眼前龇牙咧嘴的恋人逗乐了。
“起来吧,如果你感到饥饿的话,正巧我做了些菜,希望你会喜欢。”
王耀走到了床边,两手撑在了阿尔弗的脑袋两侧,然后轻柔的吻了吻他的唇。
“我是如此的思念你。”
“骗子。”
“……”
“真的想我的话为什么一次都不来找我?!英雄可是瞒着上司偷偷跑来找你的,虽然这行为一点也不英雄!你这人太差劲了!”
阿尔弗越想越委屈,把脸埋进了被子里,下一秒被子却被扯开了,不顾阿尔弗的反抗,王耀把他拽了出来,强硬的圈在怀中,
“感受不到吗,我的思念?请相信,我是多想把心掏出来给你看一看啊,我的美/国。”
王耀把手伸进了阿尔的上衣里,从肚子一路往上,坏心眼的揉捏住某个地方,满意的听到阿尔哼了一声。
“够了,王耀!放开英雄!”
“这可不行,谁让我那么喜欢你。这份强烈的感情……”
让我都觉得我也是喜欢着你的。
“等等、住手!英雄饿了!”
“你该不会舍得英雄饿肚子吧?”
王耀凝视了他好一会,面无表情的抽出领带,把一脸惊吓的阿尔弗双手捆了起来并且压在床上,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。
“好好享受吧,阿尔——”
然后王耀被一脚踹下了床,显然一时的掉以轻心让他忘记了身下的人有着非常人所有的力气。王耀弯了弯唇角,身上散发着危险的气息。阿尔弗坐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,除了露出来的一颗脑袋。
“你不想我吗?”
“不想要吗?”
如同引诱人坠落的恶魔,王耀直接连同被子一起抱住了阿尔弗,与他耳鬓厮磨。
“英雄大老远的跑过来,只是想见见你而已。以上,现在英雄需要补充能量了!”
“……你说得对,走吧。”
王耀默了一会,终究是揉了揉那金色的脑袋,笑着说。
「只是想见见你。」
所以就来了。
补充完能量后,阿尔弗去洗澡了,王耀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摩擦着手里冰冷的杯身。
窗外似乎下雨了,水滴砸在玻璃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。
愈加寒冷了。

(王耀有两面,明面王耀,暗面王黯。其实都是他x)
王耀阿尔是恋人,王耀的感情因各种原因较为复杂压抑,王黯是一种——喜欢到极点的时候就会出现的。
开始交往时,王黯很少出现,后来出现越来越频繁。

王.龙傲天.耀

半路截出一个国王陛下,他看起来很兴奋,手里拿着本书,正卖力的挥着手。
“过来,王耀!”
“是,陛下。”
高了个头的国王陛下一把勾着骑士长的脖子,哥俩好似的,给王耀分享了他手里的本子内容。
“快看!这是什么!”
王耀无奈的看了几眼,却被书里的内容吓得他修养都飞了,直接爆了句粗。
“我日你大爷的,这啥玩意!”
激动的骑士长以下犯上,揪着国王陛下的领子面目狰狞,陛下似乎早已预料到他的这般行为,一脸无所畏惧甚至十分开心的告诉骑士长。
“民间的all耀本啊。”
自认为苏炸天的黑桃国骑士长才发现,原来人民是这么看他的。
痛心疾首的王耀松开了国王的领子,步伐踉跄的退后了两步。
“呵呵……”
王耀单手掩住半边脸,低低的笑了起来,脸色阴沉,像是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鬼。
王耀似乎已经坏掉了。
阿尔弗雷德颇为同情的看着骑士长离开,手里的唐刀拖在地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,再配上王耀阴恻恻的笑声,说是恶鬼也不为奇。
自此,王耀整个人都变了,至少表面上。
“来,宝贝,跟我说,王耀总攻。”
王耀一脚踩在桌子上,刀子架在那人身上,笑得满脸和善。
“不然爷就日了你。”

冒牌货先生

“说说看,你是谁。”
梅花king声音软糯糯的,表情天真而又单纯,如果忽略掉他手里指着阿尔弗雷德心脏的魔法仗外,阿尔弗雷德可能会被他的表象给欺骗。
“阿尔弗雷德f琼斯。”
“新把戏?”
“hero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“真无聊,我是指你的这种把戏,伟大的黑桃king陛下要改去当小丑吗?”
“伙计,说人话好吗?”
下一秒阿尔弗雷德就后悔了,他早该知道对方不是什么善茬,惹怒了他的后果竟是这么的严重。
Hero要死在别的世界了吗?不不不,亚蒂马修他们怎么办?hero还没拯救世界啊!
梅花king把阿尔弗从雪堆中挖了出来,有些惊讶的看着奄奄一息的“黑桃king”。
“一个小小的魔法就可以让你下地狱,你可真弱。琼斯是吧?”

【极东】无题

我曾捡回来一个少年,少年眉目清秀,尽管穿着朴素,但举手抬足间皆表明他受过良好的教养,兴许是哪里的小少爷,一不小心流落街头,恰巧被我捡了回来。
少年拘谨的跪坐着,礼貌的接过我泡好的绿茶,无声的说了些什么,随即想起他暂时失声的事情,痛苦在他脸上一闪而过。
他说谢谢。
我看不懂唇语,但看得懂少年行礼的动作,他在道谢。
“我叫王耀,你叫什么?”
少年瞪大了双眼,惊讶的看着我。从我把他带回家到现在,已经是第三天了,少年礼貌乖巧,性子又极为隐忍,除了刚醒来那会儿,一直都是平淡如水的样子。前两天我都忙于公事中,与他接触甚少,若不是今日无意中见他晨起时一瞬的迷糊,我都快怀疑他是否与我一般大了。现在他这惊讶的模样,倒是符合他年龄该有的样子。
他的指尖在茶杯里沾了些水,在桌子上一笔一划的写着。
“菊?”
不知是出于紧张还是什么,他听到了我的叫唤后竟是红了耳尖,并且脸上有逐渐升温的趋势。
我不禁笑出了声,并没有任何取笑的意思,只是觉得这孩子可爱得紧。
若是再不说些什么,少年大概就要烧坏了。
我正想说些什么,舌尖抵住齿龈,几乎脱口而出的话语却在看到他的动作后咽了回去。
“等一下。”
我制止了他的动作,去书房拿来了纸和笔,少年提笔款款落下四个字。
【久仰大名】
那时我只是一笑置之,后来我才知道,少年是真仰慕于我。
少年来到这里的一个月后,我已经把他当做弟弟一样看待了。我还为了能和他更好的交流,专门去学了唇语。为此亚瑟和阿尔都很惊讶,当然包括我自己,但我把这个奇妙的行为归纳为对弟弟的疼爱。
起初小菊不太适应,说话的时候很不自在,一直不敢看我,身体僵直,脸上还烧红了一片。
“看着我,小菊。”
我轻轻的搭上他的肩,他抖了一下,我有些无奈,柔着声哄他,可他倔得很,我只好一次又一次的把他扳过来,可他看过来的时候却抿紧了唇,一言不发。
“别紧张,和我说说话吧,我想和你聊天。你看,今夜月色真美,不是么?”
为什么他的脸烧得更厉害了?
他抓住了我的袖子,结结巴巴的说,[是、是的……]
今夜月色真美。
他的唇形很好看,适合接吻。
恢复声音的时候已经是他来到的第三个月了,他喝了我请亚瑟帮忙制作的魔法药水。
“耀君。”
小菊开口的第一声,是叫我的名字。
“声音真好听呀。”
梅梅提着裙摆围着小菊转了一圈,然后双手捧脸一副如痴如醉的模样,还缠着小菊喊她的名字,从王小姐王梅梅到梅梅,只要她想到的都给喊了个遍。
我泡了杯茶给小菊,然后提溜着那丫头交给了嘉龙。
“小菊。”
我拉着他坐下,笑眯眯的说:“和我聊聊天吧。”
梅梅说得没错,小菊的声音真好听。
“本田菊?”
亚瑟见到小菊的时候,糟蹋了我精心泡好的红茶,我没有生气,因为茶水全都糟蹋在国王陛下身上了。
等王后心疼的的查看完国王没有受伤且把他哄去换衣服的时候,王后才皱着粗眉看向我和小菊。
【红心国的准王后】
饶是我猜到小菊可能是出身于名门贵族,也猜不到他竟是红心国的准王后。
我想抿一口茶,却被烫伤了舌头。
继王后糟蹋了我的茶后,到我又给糟蹋掉了。
“耀君!”
小菊惊呼了一声,连忙拿过毛巾想为我擦拭,我想告诉他:没事的。可我被茶水烫伤的舌头却没办法说出一句安慰的话,我疼到抓住他的手,紧紧的,不放开。




——
“hero没记错的话你在生病吧?”
“红心国来访,作为骑士长怎么能不出席。”
“实在撑不住就不要勉强啊,比起红心国,你更重要啊。”
“阿尔,谢……”
“你要是死了,找下一任骑士长好麻烦的……哇啊,别冲动!”
“咳咳!”
王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重重的咳嗽几声,王耀沉着脸把唐刀收入鞘中。
本田菊穿着和服,跟在国王路德维希身边,身后还跟着红心国的骑士长费里西安诺。
王耀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,只觉得脑袋晕乎乎的,他唯一清醒的意识全都在了红心国王后的身上。
小菊似乎过得不错,和骑士关系很好,和国王关系……也很好。
“辛苦了。”
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的,亚瑟塞了他瓶药水,让他回去好好休息。
王耀抬着轻飘飘的步子离开,外面阳光有些刺眼,头重脚轻的他几乎要躺下了。
有人从身后追来,拉住了王耀。
“您还好吗?”
本田菊的手温凉温凉的,王耀喜欢得紧,于是反手握住了他的手。
紧紧的,不放开。